第24章 打个赌吧(1 / 2)

郁羡回到津城以后,几乎处于人在这,心不在这里的状态。

和郁铮应梨吃过午饭以后,大约是受了狗粮的刺激,对岑念的思念就越发强烈了。

没有犹豫,郁羡让徐煜买了下午回定海的机票。因为他真的很想见岑念,甚至有种岑念此时也很需要他的感觉。

徐煜啧啧了两声:“你这才回津城几天,就那么迫不及待啊。”

“你懂什么。”郁羡睨他,“你个单身狗。”

徐煜忍不住提醒他:“你现在也是单身狗,岑念又不喜欢你。”

郁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:“看在今天是过年的份上,就不见血了。”

徐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,他赶紧闭了嘴,然后去买机票。

想到自己要走,郁羡还是决定去找郁铮打声招呼。

郁铮此时在家,见郁羡过来也有些讶异,可看他换了身低调的黑色大衣这才觉得不对劲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要回定海。”郁羡弯眸笑道,“过来是想跟哥和嫂子打声招呼,然后直接出发去机场。”

郁铮皱了皱眉:“怎么现在回去?”

“有点事。”郁羡含糊地回答。

郁铮挑眉轻笑:“是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吗?”

郁羡抿了抿唇角:“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。”他看向旁边的应梨,然后说道:“嫂子你管管吧。”

应梨笑眯眯道:“其实我也很八卦的,你有情况吧?”

郁羡耳梢倏地便红了,他目光躲闪地说道:“你们不许乱猜,反正我不会告诉你们的!”

郁铮和应梨对视了一眼,也就明白了。

郁羡怕继续留在这里还要被调侃,赶忙说道:“我要走了,不然误机会很麻烦。”

他走了几步,又不放心地回头:“不许问哦,什么都不许问。”

***

见到岑念前,郁羡想了很多话,最后还是换成了新年快乐。

“姐姐,我能进去吗?”他眨着眼睛问道,“我带了朝仙居的糕点过来,还是热的呢。”

岑念敛下眸底复杂的情绪,侧身让郁羡进来。

看着他宽阔的背影,她还是忍不住恍惚起来:“你不是在津城吗?”

她记得中午前还收到了郁羡的信息,说是和郁铮他们在一起吃饭,还有一桌子精心准备的午餐,过年的氛围十分浓郁。

郁羡回眸笑道:“我不是说了想见姐姐,所以就回来了嘛。”

岑念压下狂跳的心脏声,装作淡定地说道:“我先去下卫生间。”

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起床,脸也没洗头发也乱糟糟,估计连中午的妆都花了……

“姐姐去吧,我在这里等着。”郁羡十分贴心地说道。

岑念一头扎进卫生间就关上了门,她赶紧站在镜子前检查了一下,幸好没那么糟糕。

她中午回来的时候心情实在太差了,也就没心思去卸妆了。

从洗手间出来时,岑念便闻到了糕点的香味,她的肚子瞬间就饿了。

“姐姐晚上是不是还没吃?”郁羡从岑念的神情中大致猜了出来,“我也没吃,要不我带姐姐出去吃?”

岑念摇头:“现在外面人很多,要是你被认出来就麻烦了。”

“那只吃糕点似乎不太够。”郁羡突然后悔,“早知道我顺便打包点菜回来了。”

岑念轻笑:“馄饨可以吗?”

郁羡不挑,他觉得只要能跟岑念待在一起就好了。

馄饨煮好,二人相对而坐,低头默默吃着。

岑念抬眸,朝郁羡看了一眼,见他吃得很香,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:“你挑个时间吧。”

“嗯?”郁羡眨了眨眼睛,似乎有些不懂岑念这话的意思。

岑念轻叹了声:“总是让你吃水饺馄饨这种便宜的实在太不好意思了,我请你出去吃饭吧。”

“真的吗?只有我们两个人?”郁羡的关注点显然不一样。

岑念愣了一下:“你要是愿意带人过来,我也不介意。”

郁羡撇撇嘴:“那我肯定不愿意带人过来啊,我只想跟姐姐一起。”

岑念因着他的话无奈地笑了起来。

***

吃完后,郁羡在那洗碗,而岑念捏了个糕点吃着。

“还有一个月,我就要进组了,姐姐到时候会过去看我吗?”郁羡回头问道。

岑念声音悠悠地说:“我一般不会去的,有许导在,我很放心。”

“就当是探班。”郁羡并没有放弃,继续说道,“姐姐,你不觉得你需要去现场看看作品的完成度吗?”

岑念笑吟吟地看着他:“不需要啊,我相信剧组所有工作人员,也相信你。”

郁羡有些气馁,“姐姐怎么能这样!”

“为什么不能?”岑念故意逗他,“我相信你的能力不好吗?”

郁羡抿唇,气呼呼地洗着碗。

从岑念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郁羡气鼓鼓的侧脸,她抿着笑,就怕笑出声来。

这时,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是周琴芳的电话。

岑念笑容直接消失,看着来电显示人发呆。

最新小说: 燕小姐的黏系男友 重生后我只能种田 东君 重生之年代纪事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穿书后反派暴君偏要宠我 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农家小鱼不好惹 喜遇良辰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